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有「原創小說」標籤的文章

尾巴巷

東北城外有個鎮,鎮中有條巷,叫尾巴巷。

你知道尾巴巷的由來嗎?有人說,是巷子的形狀像尾巴;有人說,它本來的名字與尾巴音近,久而久之被喚成尾巴;也有人說,這是小鎮最後成立的巷子。你說呢?

五十年前我也住在尾巴巷。我爸爸﹑我爺爺﹑甚至爺爺的爺爺都曾經住在尾巴巷。我以為,我一生都會在尾巴巷安穩渡過。若非發生了那件事。

是一個初夏夜晚。我洗澡,手指遊過滑膩的後腰,觸到突出的異物。光溜溜,軟綿綿的。我掐掐,刺癢刺癢的。我飛快穿回衣物,把自己裹在被窩裏,巴巴睜著眼直至天亮。

我長了一條尾巴。

我長了一條像猴子的尾巴。很細,但不斷長長,從股隙起冒出淡綠色短毛,刺癢刺癢的,末端向外彎,像拐扙。我嘗試把尾巴扯掉,然而它像鼻子﹑或嘴巴,與我連著,是我身體的一部份;我也嘗試把尾巴割掉,然而表皮太硬,只能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刀痕,而且很痛很痛。

我大概一生也要拖著這條尾巴。

尾巴成了我的秘密。每天,我只能穿長裙或鬆身褲上學,盤著尾巴坐。尾巴不像手臂,能自由活動,屈伸取物,它充其量只像腳趾,能動,但毫不靈活,我總害怕它會從裙底鑽出。

我開始厭惡體育課。女孩子都穿著短褲,在操場上跳橡皮筋﹑或拍球。我只能穿長及腳踝的裙子,坐在一角,遠遠的看著。班上只有我和王如不上體育課。王如有先天性心臟病,只能坐在樹蔭下,支著畫架寫生。以前我玩累了,愛跑去看她畫畫﹑聊天。王如的聲音很柔細,讓人不自覺倚近,倒有親和力。只是樹下蚊子太兇,叮人特別刺癢。王如總喜歡穿碎花短裙,當下陽光猛烈,艷陽穿過樹隙,斑駁地灑在她白晳的腿上,很美。而我,長長的裙子下,只罩著醜陋的尾巴。

人們開始覺察我詭異的行徑。老師問我是否生病了,為何不上體育課。媽媽及姊姊著我把長褲換掉。我只是搖搖頭。我換衣服的時候,一定把窗簾拉上,門鎖扣好;然而我總懷疑,有雙眼睛在某個角落窺探著我,眼珠骨碌碌地盯著我轉。

我的尾巴,很沉重。

體育課,我與王如並排坐在樹蔭下,她用炭筆臨摹踢毽子的女孩,淡淡笑著。

「你看,人體線條的構造,真的好美。」她說。

「脖子與肩膀的角度﹑手臂的弧度﹑小腿的形狀,都很完美。」她拿著炭筆,單瞇著眼。

「那麼,如果人類長了尾巴,還會美嗎?」

也許,我的尾巴太沉重了,令我不得不放下,無論哪兒也好。

「我,長了一條尾巴。」我深呼吸。從裙底,摸出一小截尾巴。

她愣愣,隨即笑笑。「也很美啊,人類的祖先不是猿猴嗎?尾巴是原始的特徵,有古樸美。」她扶扶畫框。「不過,原始人在進化過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