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有「女性文學」標籤的文章

光源氏-平安時代的貴族明星

1000年前以上的文學鉅著《源氏物語》共有54帖、字數約100萬字、故事長達70年、約有500個人物及800首和歌登場。作者紫式部不但建構了一個宏大的舞台,還打造出一夥閃耀的貴族明星。他就是書中的主角,光源氏。
為什麼被稱為光源氏?
光源氏的意思是「美得像光煇一樣的源氏」,他的本名中並沒有「光」字。他小時候俊美與聰慧兼備,擁有「光君」的綽號。4歲那年,父親桐壺帝請了高句麗人替他看面相,得到結果: 如果光源氏成為天皇將令國家大亂,輔助朝政則可以成為國家的柱石。考慮到光源氏沒有強力的後台,為避免宮廷鬥爭,桐壺帝便把他降為臣藉,賜姓源。​源通常是下賜給降為臣藉的皇族的姓氏,第一代源氏是嵯峨天皇的子孫。這些被貶的皇族要靠自己生活,與普通臣民沒有分別。
母親之死與政治婚姻
光源氏的母親是身分低微的桐壺更衣,是地位比女御低的嬪妃。雖然被桐壺帝萬般寵愛,卻受到周圍的女人妒忌。生下光源氏後,她更被充滿權勢的右大臣女兒弘徽殿女御視為眼中釘。充滿壓力和擔憂下,桐壺更衣終於因心勞而病死,當時光源氏只有三歲。

雖然那時候年紀還小,光源氏還是隱約地知道母親的死因。加上身份一下子由皇子變成臣民,對他的心靈來說更是兩重打擊。對他唯一的安慰是,父新的新寵藤壺之宮。藤壺之宮跟他的母親像得相似,年少的光君很喜歡待在她的身邊。可惜這種幸運是短暫的,在12歲那年他要進行元服禮,並迎接一段政治婚姻。

光源氏第一個妻子是比他大4歲的葵之上。這位素未謀面的女孩是左大臣的千金,感覺上看不起源氏,常常擺出一副:「我只是聽我爸的話才嫁給你」的樣子。光源氏跟她的婚姻生活並不幸福,當葵之上懷了孩子夕霧後,兩人關係稍微好轉。但夕霧誕生後,葵之上卻突然離世了。
多情惹禍,流放須磨
葵之上死的時候,光源氏看見了六條御息所的生靈。六條御息所是源氏的情人,曾經跟葵之上狹路相逢時雙方的隨從發生爭執,御息所的牛車被弄得破損,受了很大的委屈。看到御息所的生靈後,源氏漸漸疏遠御息所,還娶了自己親自培育的機伶女孩紫之上。

25歲前光源氏已經談過不少戀愛,有臨陣退縮的空蟬、霧水情緣的夕顏、貴婦人六條御息所、貌似藤壺之宮的紫之上,他更與藤壺之宮私通而誕下皇子。但是,光源氏與藤壺之宮的兒子誕生後,政局發生劇變,桐壺帝讓位給光源氏政敵右大臣的孫子朱雀帝。偏偏在這個時候,光源氏跟右大臣的女兒朧月夜的戀情曝光,右大臣及弘徽殿皇后大怒,便發放光源氏謀反的消息,把他流放到…

平家物語中的女性

平家物語》總令人想起戰爭、武士和家族鬥爭,令許多女性卻步。其實這部小說裡也描寫許多女性的心路歷程和戀愛經驗,特此談談那些亂世佳人的感情生活。


藤原璋子-愛在上皇與天皇之間
徘徊於白河院和鳥羽天皇之間,她是個猶豫不決的女人。本來嫁給鳥羽天皇只是一種政治手段,偏偏鳥羽天皇真心喜歡她,甚至把她立為中宮。不懂得如何回應鳥羽天皇的愛,這時白河院要求佔有她,她卻不懂得拒絕。

白河院是她的義父,她自小聽從他所有的命令,如同《源氏物語》中的紫之上般乖巧。然而白河院不是光源氏,只是一個年紀老邁和好色的老頭。為報答義父的障子不但犠牲色相,還受到鳥羽天皇的報復,所有子女都被逼害。唯一沒有被逼害的兒子雅仁親王卻脾氣古怪,後來成為「日本大天狗」後白河法皇。


北條政子-為愛情不惜變成惡魔!
愛情可以令人得到正能量,也可以令人變得邪惡和卑鄙。北條政子是一個為愛情而變成狡詐的女人,同時佔有慾和妒忌心極重,感情猛烈有如《源氏物語》中的六條御息所。少女時代的政子很男孩子氣,喜歡騎馬打獵,一次偶遇到落難的源賴朝改變了她的一生。源賴朝被流放在伊豆,一直等待機會東山再起,政子的家族正好提供了他資源和機會。

跟源賴朝一起後,她成為了他在政治上的得力助手,替他拉攏東國武士。後來,源賴朝的弟弟義經反抗鎌倉幕府,政子甚至派殺手暗殺義經!


平時子-平凡的賢妻良母
平清盛的妻子時子比較像那些平凡而有智慧的女人。她年輕時很有少女情懷,喜歡讀《源氏物語》,憧憬像光源氏與紫之上的邂逅,最後竟然嫁了給一個老粗。另一方面,她沒有什麼氣質和藝術修養,琵琶彈很差,想法卻很踏實。

時子跟平清盛的感情很穩定,生了很多子女。雖然平清盛常常粘花惹草,寵愛白拍子,還佔有了義經的母親常盤御前,她卻隻眼開隻眼閉。當平清監死後,時子成為了平家的支柱。為了令家人團結,她謊稱平清盛的遺言是取下敵人源賴朝的首給。當平家大勢已去,她想到把平德天皇和平知盛的兒子交換身分,保留平家的皇室血脈。最後還抱住假天皇和神器一起投海自盡。


靜御前-感情真摯的舞女
俗語說「戲子無情」,作為一個白拍子,靜御前卻真心愛上源義經。他們邂逅於京都的神泉院,靜御前借出的一條絲巾替義經躲過了平家的追殺,從此義經的心中便有了這個少女的身影。

後來在戰爭中,義經再次遇到靜御前,並要求她一路相隨。靜御前知道這種關係不會長久,義經隨時會在戰爭中死亡,卻義無反顧地選擇跟隨他。正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分別,反而更加珍惜…

姬君的戰國-女人眼中的戰國時代

用什麼詞語來形容戰國好?「天下布武」?「下剋上」?

「勝者為王、敗者為寇,以武力來爭奪天下」不過是男人眼中的世界。

對女人來說,戰國時代是另一種光景。
政治婚姻
生活在戰國的女人,如果不是平民百姓,那就意味成為政治籌碼。愛情對她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,她們的婚姻主要是父親及兄長決定,這些人往往重視家庭的利益多於女孩的幸福。除非碰巧愛上政治婚姻安排下的丈夫,否則註定跟不喜歡的人過活,直至那個人死去或被拋棄。即使跟丈夫相愛,當丈夫和娘家產生矛盾時,也要作出痛苦的選擇。

一代梟雄織田信長的妹妹阿市嫁給淺井長政後,本來過著幸福的生活,甚至忘記了原本監視長政的職責,跟他生了兩個女兒。直至有一天,織田信長跟淺井家關係密切的朝倉氏發生衝突,長政決定幫助朝倉氏對抗信長。淺井長政不敵善戰的織田軍,跟妻女訣別後,便踏上切腹自裁的絕路。

面對丈夫被自己哥哥的軍隊逼上絕路,阿市夫人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剛出世的女兒,恐怕已經一起自殺。後來她帶著三個女兒逃出了戰火中的小谷城,得到織田信長的庇護。
成也女人,敗也女人
在男性為主導的戰國,女性對政治不太熱衷或沒法真接參與,卻微妙地影響著局勢。懂得支持丈夫的女人可以令丈夫沒有後顧之餘地為事業奮鬥,秀吉的妻子寧寧及前田利家的妻子松是有名的賢內助。山內一豐的妻子在丈夫需要時,拿出一筆錢來給他買駿馬,傳為一時佳話。信長聽說後,稱呼山內一豐為「天下最幸福的人」。

妻子支持能令丈夫飛黃騰達,相反,夫妻間的問題可能引發悲劇。織田信長的女兒德姬嫁給家德的長子信康後,受到信康的母親築山殿欺負,信康卻就手旁觀。某天,德姬收到「築山殿與武田氏互通有無」的消息,便把這個消息和自己對丈夫及婆婆的不滿寫成信,送給織田信長。也許她只是想織田信長教訓一下丈夫和婆婆,沒想到信長震怒,最後逼信康自殺,卻派人暗殺了築山殿。
要學懂保護自己
活在亂世,嫁了給不喜歡的人已經很慘。更慘的是,遇到好色的戰國霸主。豐臣秀吉因好色而聞名,除了喜歡調戲大家族的美女外,更染指大名的妻子。他曾要全國大名的妻子「上洛」(前往京都),然後要求這些女性與他發生肉體關係。

有些女人拜見秀吉時,身上都會帶備一把小刀,必要時用來自殺。當秀吉發現時性趣大減,有時可以擊退秀吉,有時卻引起秀吉的報復。一位有丈夫的美女-秀之前曾經被秀吉看中,被邀請去玩一種類似家家酒的茶店遊戲。秀之前假扮開茶店,秀吉進入茶內調戲她。當他抱著秀之前,胸部接觸到的時候,便…

和泉式部日記-貴族才女情陷逝去情人的弟弟

和泉式部、紫式部和清少納言合稱為平安時代的三才媛。這三位才女的才華各有千秋,她們所寫的《和泉式部日記》、《源氏物語》和《枕草紙》分別成為了日記文學、小說和隨筆的典範。《和泉式部日記》常提及虛誔的(はかなし),《源氏物語》常說物之哀(もののあはし),《枕草子》則用有趣(をかし),可見三位作者不同的精神面貌。

即使很少稱讚別人的紫式部,也曾正面評價和泉式部的文學才華。在《紫式部日記》中,她指出和泉式部的感情生活中雖有不足之處,她文章及和歌卻有可觀的地方。對要求嚴格的紫式部來說,肯定和泉式部的才華是非常難得的。

《和泉式部日記》寫的是和泉式部與敦道親王的感情生活,有別於《源氏物語》錯綜複雜的佈局與《枕草子》廣大的取材。日記中提及的人物主要是和泉式部和敦道親王,偶爾提及侍女、侍從和其他人物,但用途只是陪襯。然而,這本日記道出那個時代女性的戀愛心情。

生於平安時代,和泉式部跟許多名門的女性一樣,婚姻受到父母主宰,嫁給一個自己不太喜歡的人。和泉式部的丈夫的職位是和泉守,她入宮工作時稱為和泉式部,真實姓名已經失傳。後來她遇到風流倜儻的為尊親王,深深地墮入愛河,丈夫知道憤然離去,親生父親也跟她斷絕了父女關係。

好景不常,和泉式部這段愛情只維持了一兩年,為尊親王便逝去了。心愛的人離開世界,被過去的丈夫和父親拋棄,更受盡了世人指責。一個人孤獨地過活,形成了和泉式部多愁善感的性格。

天意弄人,孤獨地過了一年的和泉式部遇到另一位才華橫溢的帥哥--敦道親王。他是為尊親王的弟弟,冷泉帝的第四皇子。這位皇子跟和泉式部邂逅後,便深深地被式部的氣質吸引,以和歌強烈地追求式部。當時的和泉式部只有二十多歲,仍是個芳華正艾的女生,被這些感性的和歌激起了心中的漣漪。

雖然對愛情缺乏信心,不願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語,但敦道親王的死纏不休令她暗暗地動搖。

「雖然不想令敦道親王產生多餘的妄想,但不回應顯得自己沒禮貌,只好勉強地回應。」和泉式部當初也許抱著這樣的想法,於是不情願地回應親王。她把對為尊親王的思念寫成和歌,以為表示自己未忘記前人,便可以含蓄地擊退敦道親王。

敦道親王沒有被擊退,反而寫更多的和歌給和泉式部。在一首和歌中,敦道親王自比為情場敗者,因為思念已經令他一敗塗地。和泉式部卻在回應中質疑他的誠意,反問他為何遲遲不相見。

在這樣一來一回的書信中,和泉式部的心情遊走於高亢與低沉之間。時而對愛情躍躍欲試,時而感到不信和懷疑。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