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有「浮世繪」標籤的文章

略說浮世繪起源,從厭世思想到享樂主義

現在說起浮世繪,不期然令人想到江戶時代的版畫或繪畫。現代人難以想像的是,「浮世繪」由流行語產生出來。

原本「浮世」表示現世、當世或今世,在平時時代被稱為憂世。在佛教的厭世觀裡,我們生在一個充滿苦和憂患的世界。平安時代的《紫式部日記》提及,紫式部在寬弘五年(1008年)為慰藉生於現世之苦,前往拜訪中宮藤原彰子。「憂世」聽上去充滿憂慮,「浮世」則暗示現世還有快樂的地方,多少有一點安慰的含意。尤其進入戰國時代後,許多田地荒廢,百姓的儲蓄被沒收,男人都被徵召入伍,剩下的人還要遭受野武士略奪。對於忍受著痛苦地生活的百姓來說,「浮世」聽上去舒服一點。

「浮世」的意義改變於戰亂之後,德川家康奪取了天下後,江戶時代的初期。明曆三年(1657年)發生明曆大火,由江戶城本丸開始,把城市中心的大半化為焦土,三至十萬人死亡。火災的原因有很多說,較著名的說法是,本鄉的土妙寺中進行一場對死者的振袖和服進行供養的法事時,一陣風把護摩壇中的火吹向屋頂。從那時開始,江戶城的天守閣便再沒有重建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3633" align="alignnone" width="223"] 「浮世物語」寛文五年(1665)[/caption]
大火之後,幕府用了換成現在約百億円的金額,重新開發市區,移動了武家屋敷,在大川(隅田川)架橋,設置防火用的「火除地」。在新建的社區中,人們開始取得活力,能夠享受生活。明曆大火後八年的寬文五年(1665年),淨土宗的僧人淺井了意出版了「假名草紙」(當時的小說)《浮世物語》,記錄了人們由厭世思想到享樂主義的改變。書中描繪風花雪月、賞紅葉、喝酒唱歌、即使千金散盡仍快樂無比的景象。

「浮世」一下子成為當時的流行語,代表當時的風尚。任何東西只要配上浮世,便會變得很新潮,如「浮世笠」、「浮世小紋」和「浮世巾着」等。這股時代風潮下,井原西鶴的《好色一代男》在天和二年(1682年)出版,把天和年間(1671~1684年)的「假名草紙」改稱為「浮世草子」,把當中的插畫獨立地稱為「浮世繪」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3634" align="alignnone" width="222"] 「浮世物語」寛文五年(1665)[/…

賞雪-冬天的都會美學

春天未到,賞不到櫻花,也可以賞雪景。賞雪是日本的一種傳統風俗,在江戶時代最盛行。江戶時代中只要一下雪,武士們往往便出門賞雪。葛飾北齋的「富嶽三十六景」中的「礫川雪之旦」描述數人在料理亭一面舖設宴席,一面眺望富士山的雪景。歌川國芳的「雪見舟圖」也是描寫賞雪的名作。



賞雪的知名地點包括富良野、美瑛、奥日光、八甲田山、白川鄉等等。日本三景中的「天橋立」和日本三名園中的「兼六園」也是以雪聞名。不管在哪個地區,只要躲在暖暖的旅館中,一面喝酒,一面賞雪,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雪月花
雪、月、花是代表自然美的景物。白居易的「寄殷協律」中有「雪月花時最憶君」一句。殷協律是白居易在江南的部下,白居易由長安贈詩給他。詩中的「雪月花時」指各種各樣美景出現的時候,引伸為四季,表達了他常常都想起在江南的殷協律。

日本的詩歌也把雪、月、花一起使用。最早見於《萬葉集》卷18,大伴家持的「宴席詠雪月梅花歌一首」中同時提及雪、月夜和梅花。《萬葉集》寫的時候,貴族賞梅花為主。到了平安時代,賞櫻已經變成主流。因此花以後主要被理解成櫻花。

寶塚歌劇團在1914年成立時,也是以花、月、雪來分組。
雪的和歌
古今和歌集的「冬部」22首和歌中,有22首和雪相關。有純綷詠雪的:

「袖寒行入夕,吉野望山遙。吉野山頭上,紛紛已雪飄。」(佚名)
「夕されば 衣手さむし みよしのの 吉野の山に み雪ふるらし」(よみ人しらず)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3363" align="alignnone" width="300"] 吉野山的雪景[/caption]

有描述下雪的寂寥景象:

「雪降盈天地,途中不見人。道途無足跡,思念也沉淪。」(凡河內躬恆)
「雪ふりて 人もかよはぬ 道なれや あとはかもなく 思ひきゆらむ」(凡河内躬恒)

有把雪比喻為花的:

「時今仍冬日,空中降白花。雲層飄忽處,春已到仙家。」(清原深養父)
「冬ながら 空より花の ちりくるは 雲のあなたは 春にやあるらむ」(清原深養父)

「紛紛降白雪,樹樹競開花。欲把梅花折,誰能不誤差。」(紀友則)
「雪ふれば 木ぎとに花じ 咲きにける いづれを梅と わきてをらまし」(紀友則)

中國的詩詞中也常常把雪比喻為花,而且多數是梅花。

「牆角數枝梅,凌寒獨自開。遙知不是雪,為有暗香來。」(宋.王安石)
「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