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有「電影」標籤的文章

「君の名は」觀後感-大概每個人都在尋找誰吧

「君の名は」是新海誠監督的第6部作品,也是他首次在電影公演前推出小說的作品。小說和電影都叫好叫座,深究其原因,畫功之精美、配音之演技、音樂之美妙、故事之詩意也誘發了它的吸引力。編寫這部作品時,新海誠成功搔到了許多人心底的癢處。不知大家有沒有過這種經歷,彷彿正在尋找某個人,卻說不出這個人到底是誰。然後有一天,有些人遇到命中註定的另一半時,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小說家喜歡把這種經驗解釋為前世緣份,新海誠卻用超越時空的手法描寫,讓男女主角在不同時空下交疊相遇。有趣的是,男女主角實際上相遇的時間十分少,主要透過手機內的訊息了解對方。

本文將會提及故事劇情,未看的讀者請注意。



劇情一絕

「君の名は」是關於男女主角(瀧和三葉)交換身份的故事,兩人在睡著的時候變成對方度過一天。交換身份不但引起了身邊朋友的注意,復原後男女主角各自也十分困擾。後來,有天交換身體的情況突然中斷,瀧因為擔心三葉,便前往她居住的飛驒。到達後卻發現,三葉所住的村邨「系守町」在3年前受到慧星衝擊而毀滅,三葉連同500以上居民早已經死亡。

三葉居住的村邨中有一塊很大的凹地,估計是參考東京都「青ヶ島」設計出來。三葉一家祀奉的宮水神社,外觀則很像飛驒山王宮日枝神社。系守町和彗星殞落事件在實現中不存在。

知道三葉的死訊後,瀧獨自前往了山上的宮水神社參拜,並喝下了三葉的口嚼酒。所謂口嚼酒,就是用口把穀物之類放入口中咀嚼並吐出,然後釀成的一種酒。唾液中的酶素能把穀物的殿粉糖化,吐出的物體中糖和野生酵素發酵便變成酒。口嚼酒是蒸餾法未發明時的釀酒方法,現在只有祭祀時才會製作。

喝下口嚼酒的瀧再次進入了三葉的身體,來到彗星未殞落之前,企圖改變歷史⋯⋯

音樂一絕

相較新海誠之前的作品,包括「秒速5厘米」和「言葉之庭」,「君の名は」的創作有了不少進步。使用的音樂請了RADWIMPS度身訂制,與故事內容互相呼應,包括「夢灯籠」、「前前前世」、「スパークル」、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。其中「前前前世」和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最近在日本逛街時常常聽到。

「なんでもないや」歌詞中,RADWIMPS做了一個詞語叫「タイムフライヤー」(Time Flyer),來形容穿越時空的人,跟之後的「クライマー」(Climber)和「クライヤー」(cryer)。它的副歌是這樣的:

僕らタイムフライヤー 時を駆け上がるクライマー
時のかくれんぼ はぐれっこ はもういいよ

君は派手なクライヤ…

夢之花嫁-被遺棄的最終被愛

看完電影《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》(香港譯為「夢之花嫁」,台灣譯為「被遺忘的新娘」),劇中女主角的性格竟然很像筆者的某個朋友,感受特別深,忍不住寫了這篇介紹。

饒富意味的題目



《夢之花嫁》是《情書》的導演岩井俊二的最新力作。岩井俊二小時候以小說家為目標,後來加入電影圈後聲名大噪,其獨特的映像處理方法被稱為「岩井美學」。他的作品《夢之花嫁》也沒有令人失望,劇中進行了多層次的描寫,遠非三言兩語能道破。光是電影名字便充滿意思,來自美國短篇小說《Rip van Winkle》(中譯:李白大夢)。這個故事說,在美國獨立戰爭的時期,一個總是捱惡妻痛罵的樵夫誤入森林深處,輾轉遇到一些陌生男人在玩九柱戲(有點像保齢球)。跟這些人喝酒玩樂之後,樵夫重返家鄉,世間竟然已經過了二十年,妻子和親友死了,美國也已經獨立。森鷗外翻譯這篇小說時,叫它做《新世界的浦島》;相反,片岡政行向美國人介紹《浦島太郎》時。也說成「Japanese Rip van Winkle」。

現實中遇過的內向女生



在女主角皆川七海(黑木華飾)身上,我找到一個朋友的影子。她說話時聲音很小,害怕跟人正面衡突,遇到別人強硬的質問時,總是只懂說對不起。現實社交場合中,這種女性總是一個人坐在一角,由於說話聲音小和不主動與人接觸,社交上總是鬰鬰不得志。因此,當知道皆川七海內向的性格後,便不難怪她沒有什麼朋友,靠互聯網才找到男朋友鐵也。只是在互聯網認識的關係好像不扎實,男女間缺乏信任,很容易因一點小事便分手。

七海跟鐵也能跑到「愛情的墳墓」可說是意料之外,但同時對處於人生低谷的七海的一絲曙光。本身是老師的她因為聲音細小被學校解僱,生活和前途已成問題。加上父母關係破裂的家庭背景下,嫁給有穩定收入的鐵也成為唯一出路。雖然兩人間好像沒有深厚的愛情,但結婚不失為權宜之計,也是向別人解釋自己失業的下台階。

問題是,七海除了父母外除沒有親友(可能父母都是單身,祖父母逝去加上自己性格孤僻吧。),唯有借助一些臨時演員來充當親友出席婚禮。替七海安排臨時演員的負責人名叫安室(綾野剛飾),是為了錢什麼都做的萬能角色。雖然他常常向七海施以援手,但也一直幫助七海的敵人。七海結婚不久後,安室便受到別人委托,拆散了七海和鐵也。無家可歸的七海拿著行李悲傷地在街上遊盪,最後來到一間酒店暫住。安室裝作好心地替七海找工作,其實一步一步把她引入另一個更大的坑中。

純潔的姊妹情



安…

浪客劍心京都大火篇-劍術疑點剖析

劍心又名拔刀齋,拔刀齋的名字取由拔刀術。武士總結下很多仇家,被人追殺時,拔刀夠快才能保護自己。拔刀快還有一個好處,進行刺殺任務比較快。

可是,劍心的拔刀術真的能保護自己?抑或只是敵人故意放水?
疑點1: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
大奸角志志雄出名心狠手辣,故事一開始政府派出的部隊幾乎全滅,志志雄卻沒有殺死隊長齊藤一,只是阻止了他繼續前進。他不殺死這個負責追查他的官員,反而跟一些小角色斤斤跟較,殺死某村子裡的警察的父母。

後來劍心追殺志志雄,少年劍客宗次郎代志志雄與劍心決鬥,斬斷了劍心的逆刃劍。這時候殺死劍心易如反掌,但宗次郎卻覺得自己已經勝利,沒有必要殺死敵人,還叫他下次見面前一定要找把新刀。難道他真的以為自己的劍術高劍心很多,完全不害怕劍心再挑戰?他轉頭離開時其實很危險,因為劍心可以向他投擇手上斷了的半把刀。當時劍心的距離不遠不近,進可攻,退可走,離開時沒有一直望著他仍然是很危險。宗次郎實在太年輕了!
疑點2:逆刃刀不但不能殺人,還隨時成為自殺工具
打造逆刃刀的原意是提醒使用者劍不是殺人工具,因此劍的前面沒開鋒,減低用劍殺人的可能。用沒開鋒的劍殺人仍是可能的,因為擊中敵人頭能傷到脊骨,擊中敵人的頸部甚至可令敵人的頸骨碎裂,呼吸因難而死。

在劍的後面開封是沒有必要的,因為日本劍術中沒有用刀背斬人的招術。新陰流中有一招向上挑的招式,但是用來格開對方的劍,然後再斬對方。很多日本流派的劍術都是利用刀的重量斬擊,如果要用逆刃的刀鋒斬人,恐怕要把整把劍反過來握,但劍的孤度令刀刃的部份沒辦法好好受力。

劍客決鬥中難免出現鬥劍的情況,雙方全力用劍壓向對方。這時候用逆刃劍等同自殺,刀刃這麼近向著自己會增加很大的心理壓力,即使大家的實力相差不多,自己都會比較容易受傷。平時擋格時也不能用劍護頭,一遇到敵人用力壓過來便死在自己的刀下。
疑點3:超人般的體能
劍心追小偷時不但瞬間出現在小偷的面前,而且追趕後連氣也不喘,慢條斯理地踏步出來。志志雄集團在京都放火,劍心和他的伙伴彷如超人,在京都不停地跑來跑去和打倒無數敵人。所有人廝殺了一整晚都沒有出現喘氣和疲倦的情況,甚至連汗都沒有流;反觀現在的撲擊比賽,選手們十多分鐘便氣喘如牛。到底是不是古代人的體能比現代人好大多?
疑點4:劍心變劍聖
《巖流島的宮本武藏》中宮本武藏以一敵百,兒時覺得不可思議。書中說他對一百個敵人時,仍然使用一對一決鬥的方法,每次心中想著一個敵人,一…

源氏物語千年之謎-故事外的故事

象徵菊花的日本文學鉅著《源氏物語》至今仍為人傳誦,到底紫式部為什麼會寫這個美麗動人的故事?電影《源氏物語千年之謎》作出了一個假設性的解答。
誰是光源氏?
故事一開始一名男子追逐紫式部,跟她在百花盛放的草地上發生了關係,他自稱為「光」。「光」這個字在日本古時表示俊美、美麗和非凡的意思。在紫式部的年代有很多人有「光」的稱呼,例如稱為「至光宮」的敦慶親王、稱為「光源中納言」的忠親王以及稱為「源光」的西三條右大臣;甚至被貶謫到異地的藤原伊周也可能是光源氏的創作藍本。這套電影選擇了藤原道長作為光源氏的現實版,估計是因為他的身份比較尊貴,而且也是一位傳奇人物。

藤原道長出身在攝關家,年輕時曾與姪兒藤原伊周爭權,後來因為藤原伊周被發現詛咒太后而被流放,道長便成為了掌權者。三十三歲時道長送了女兒彰子入官做女御,彰子便是後來紫式部的侍奉對象。紫式部的工作主要解釋《日本書紀》和白居易的詩作,故事中道長則命令她寫小說,用來鞏固彰子和一條天皇的關係。道長本身也有點文采,曾寫下「此世即吾世,如月滿無缺」的和歌表示自己的心境。
Crossover 陰陽師
平安時代另一個著名人物就是安培晴明,關於這個人物的《陰陽師》和《少年陰師》小說漫畫共有幾十種。平安時代的平安京本來就一個玄味很重的地方,有傳說遷都平安京是為了辟邪。安培晴明在故事中不但召喚了美女式神倒酒,替道長降服仇家的怨靈,還跟《源氏物語》中六條御息所鬥法。安培晴明穿插於現實與書中的空間,宛如電影《Inception》的主角進入另一個世界進行任務。可惜,陰陽師不能替自己算命。安培晴明死放1005年,大概是《源氏物語》的成書年份。雖然電影中沒有交代安培晴明的死,但他在《源氏物語》差不多寫完的時候便死去了。
紫氏部的寫作動機
電影中紫式部充滿了對道長的思想無法釋懷,把感情灌注在作品。現實中紫式部未必真的喜歡道長或某個人,光源氏也許只是她心中白馬王子的投影。紫式部沒有經歷過什麼幸福的婚姻生活,在二十九歲嫁了給沒什麼出眾、步入中年危機的藤原宣孝後,兩年後便成為了寡婦。在《源氏物語》的眾多女角中,紫式部的身分和教養最接近六條御息所,她有可能借這個角色來描繪自己。另外,紫式部的父親是當時著名的詩人和學者,她對自己父親的仰慕之情,不下源氏對母親的依戀。她也許一生在追尋像自己父親那樣才情横溢的男人,奈何年華老去,惟有寄情想像,在小說世界轟轟烈烈地談盡了戀愛。
光源氏的故…